我是一颗早熟的枣子

编辑:地方网互动百科 时间:2020-02-26 01:48:28
编辑 锁定
本词条缺少信息栏名片图,补充相关内容使词条更完整,还能快速升级,赶紧来编辑吧!
一首好诗,往往具备多种读解的可能,无论是放在历史语境中,还是现实语境中,都有其可生发的深刻意义。牛汉先生的代表作之一《我是一颗早熟的枣子》正是这样的作品。

我是一颗早熟的枣子作者简介

编辑
牛汉(1923- ),原名史成汉,出版的诗集有《彩色的生活》(1951)、《爱与歌》(1954)、《温泉》(1984)、《海上蝴蝶》(1985)、《沉默的悬崖》(1986)、《牛汉诗选》(1998)。

我是一颗早熟的枣子诗文欣赏

编辑
我是一颗早熟的枣子
童年时,我家的枣树上,总有几颗枣子红得特别早,
祖母说:“那是虫咬了心的。”果然,它们很快就枯凋。
——题记
人们
老远老远
一眼就望见了我
满树的枣子
一色青青
只有我一颗通红
红得刺眼
红得伤心
一条小虫
钻进我的胸腔
一口一口
噬咬着我的心灵
我很快就要死去
在枯凋之前
一夜之间由青变红
仓促地完成了我的一生
不要赞美我……
我憎恨这悲哀的早熟
我是大树母亲绿色的胸前
凝结的一滴
受伤的血
我是一颗早熟的枣子
很红很红
但我多么羡慕绿色的青春

我是一颗早熟的枣子艺术赏析

编辑
一读:知识分子的哀歌
诗歌创作于1982年,十年浩劫已经尘埃落定,而留在人们心中的伤痛并未消散,由此引发的反思也越来越多。是时伤痕文学、反思文学成为主流。牛汉先生是这段历史的亲历者,对此的感触与思考自然是颇深的,于是有《我是一颗早熟的枣子》一诗,正是对时代变换中知识分子命运的一次审视。
任何时代,知识分子免不了“早熟”的命运,而风云变幻之际,这些早熟者恐怕是不得不遭遇分流,有人扶摇直上,有人跌落深渊。文革初始,即使位高如郭沫若,也已身不由己。这不是一个人的命运,而是一个时代的命运。然而冰冻三尺,非一日之寒,早在1955年,牛汉就因“胡风案”而遭逮捕,至于十一年后的浩劫,他当然更难以逃出这汹涌洪流。从1970年,一直到文革结束,诗人不得不接受“思想改造”,进入湖北咸宁的“五七干校”。二十年风雨,诗人纵然不熄对生命的热忱,也难以排遣一腔感伤忧愤的情怀。
“人们/老远老远/一眼就望见了我”,因为“胡风案”,因为作为知识分子的良知品性,诗人即使沉默,也是出头的鸟。“满树的枣子/一色青青/只有我一颗通红/红得刺眼/红得伤心”知识分子似乎总是一群异类,你难以给他们一个划归,他们如此“不安分”,总能发现和表达自由、独立的精神,在普通人之前看到现实的前方,这让所有的“逆流”都无法忍受,因为这样的精神从不符合,也永不符合他们的利益。于是这“刺眼”的“通红”,也变成了“伤心”的“通红”,手无缚鸡之力的书生们成为时代浪潮翻卷的牺牲品。而这“通红”的“早熟”,并非只是这个群体自身努力与坚持的结果,也同时是苦难磨砺的结果。那是“一条小虫/钻进我的胸腔/一口一口/噬咬着我的心灵”,所以书生们早早地从“生”望到“死”,成熟和生死,都不过是“一夜之间”的事情,如此“仓促”而“刺眼”。诗人“憎恨这悲哀的早熟”,其实更多的是一种激愤的感伤,而“羡慕绿色的青春”,则表明了对所有匆匆生命的哀婉之情。
杜甫有云:“存者且偷生,死者长已矣”,大约正是1982年牛汉先生的心情写照吧。
二读:人生之路的悲叹
撇开时代背景与意识形态不谈,我们也可以把这首诗看作是一名早慧者对人生孤苦的表述。如果说,人生的本质就是悲剧,那么诗人的人生则是更高意义上的悲剧,而一名早慧的诗人,则给悲剧又增加了几幕凡人不知,也不会经历的戏,因为他们总是在关心终极意义上的生存与命运。
“人们/老远老远/一眼就望见了我”,从一群人中找一个人,也许是困难的;但在一片空旷之地上发现一个人,那是轻而易举的,因为他无遮无挡,他不在群体中。与其说他抛弃了群体,不如说群体抛弃了他,人们无法容纳愁容满面的异见者,这是人之常情。他早早地开始和命运搏斗,不安于一切既成的束缚。当大多数人在“安稳做奴隶”和“求做奴隶而不得”的两种时代之间挣扎时,他已经独立苍茫,上下求索了。早慧的诗人早早地感受到内心的啮啃,那是一条时光之虫,它只推进心灵的时间。不是因为它的出现而“早熟”,而是因为“早熟”才发现这条虫的存在。事实上每个人内心都有这样的虫,只是多数是在冬眠中;而早慧者的凝视,让这条虫苏醒了过来。于是仿佛是“一夜之间”,早慧者就意识到死亡的逼近了。他内心总是处在激烈矛盾之中,生命的激情迅速喷涌成诗篇,竭尽心智,然后反过来逼近死亡。这是一个向死而生的人。
他无悔,但不可否认其痛苦。所以“不要赞美我……”,早慧者最终显出无能为力和顽强,因其顽强而彪炳史册,因其无能为力而使哀歌凄婉,“我憎恨这悲哀的早熟/我是大树母亲绿色的胸前/凝结的一滴/受伤的血//我是一颗早熟的枣子/很红很红/但我多么羡慕绿色的青春”,无论是“憎恨”,还是“羡慕”,都只将那凄婉的调子变得更为苍凉、孤独。
三读:青春早逝的伤痛
放下知人论世的包袱,仅从文本出发,这首诗读来又有另外一番滋味。
人生最美不过青春,而我们总见到有的青春消逝地太快,那握有青春的人,仿佛还没有仔细去体验,手中的青春就已经远远地沉没于历史的尘埃之中了。那些人背负了太多的责任和规范,期盼的目光远远地盯着,即使躲到人群中,也无法逃避,因为那些责任和规范无法摆脱。当“我”看到同龄人都无忧无虑的时候,“我”已经是一颗鲜红的枣子,即将从那青葱年华的枝头脱落。那些责任和规范就是那条“小虫”,吞噬青春心灵的所有激情和渴望,按照父辈们和这个社会定下的法则,一步一步成为新时代的“闰土”。你可以憎恨,但你终究只能羡慕。
这首诗在今天具备了现实意义。太多人的青春被陈旧的体制、老朽的教育、不合时宜的伦理观念毁灭。人们满足于消灭异类的快感,而被消灭者将来继承衣钵,又成为下一个时代的“屠夫”。而这循环的悲剧之中,总有许多冠冕堂皇的理由让人忍痛抛弃心之所爱与心之所愿,接受规范和要求。人们并不在意那对“绿色的青春”的“羡慕”。在人口老龄化到来之前,许多心灵就已经衰老了。